【翔润】不说再见 却再也不见

都说春雨贵如油,但松本润想,今年春天的雨,是过份地多了。樱井翔搬出自己房子的第三天,以往还觉得稍嫌拥挤的房子一下子变得空荡荡起来。果然是那个家伙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吧,看着NZ的松本有些寂寞地朝荧幕上的人举了举杯子。亲爱的,新婚快乐。


那天外面也在下雨,松本在家里备课,第二天要上的文学课——春琴抄,如果一个人愿意因为你的毁容而刺瞎自己的双眼,那么这场爱情还称得上是爱情么,怎么想都是心理扭曲的迷恋而已,不顾世人的,只沉浸在,以主仆关系为挡箭牌的迷恋。

樱井翔回来的时候悄无声息,没有平常那句我回来了,松本愣了愣,他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晚饭吃咖喱可以么,今天备课有点晚了。”

樱井点点头,欲...

【翔润】绵

东京的夜灯火通明,松本润从第二摊的酒会上退开身来,以还要工作为由把喧闹的客户们留在了身后。虽然喝得不多,还不会宿醉到造成明天醒来后的头痛,但也没有清醒到可以开着车返回住处。想起巨额的打车费,不差钱的设计师大人还是秉承着能不浪费就不浪费的原则,迈开步伐走向了离本街区不远的工作室。那里虽然没有柔软的床铺,但是时常为了配合灵感而夜宿的处女座还是在那里新起了厨房和浴室,甚至还买了可以泡澡的浴缸安放。

熟门熟路,用钥匙开门并不费力,但似乎因为酒精,松本润并没有察觉自己竟然只转了一圈就打开门的事实。一边在黑暗中避开障碍物往前走,一边抽掉了自己的领带,顺手也解掉了最上面两颗碍事又让人呼吸困难的扣子。仗着没...

【翔润】天鹅湖(830生贺)

也是越来越不会起名字了 算是童话再写吧 

———————————————————————————————

和所有的童话故事开头一样,王子被国王叫到寝室,表示自己病重命不久矣,大概就快随着自己的老皇后而去,想在有生之年可以亲眼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孩子迎娶一位邻国的公主,番邦和谐,国家昌盛。

王子答应国王出席三天以后的由后母举办的舞会,新皇后站在国王的病床前痛哭失声,却依旧用手绢小心翼翼擦着脸上滚落的泪珠,似乎生怕花了妆容。

然后,和所有的童话故事发展一样,王子遇见了公主。

王子带着随从去湖边打猎的时候见到一群白色的天鹅,他们羽白貌美,在湛蓝的湖面上翩翩起舞。粗鲁的侍从拉...

【翔润】七夕适合甜甜的冷笑话

松本润乘在电梯里的时候还在想今天七夕要不要喊樱井翔一起来吃饭。用钥匙打开家门,惯例的向房子打了招呼,表示自己到家:“ただいまー”

“まっちゃん,おかえり!” 意外听到了自家恋人熟悉的声音。樱井翔穿着粉色带有白猫咪的围裙站在玄关口开了灯。鞋子还捏在手里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后方攻击吓了一大跳,松本润僵硬着身子,一头黑线,“翔君你怎么在这里。”

“嗯?我怎么在这里?我不在这里才奇怪吧,今天是情人节啊。”一脸理所当然地接过松本手里的鞋子侧身放好。“你快来快来,”他一脸兴奋像个小朋友,眼睛闪亮到让人觉得图谋不轨。

“话说你为啥穿这条围裙,”被拉着手腕走进客厅,跟在后面的松本才发现樱井翔穿着的...

【翔润】烧润的VIP席(段子)

众所周知,松本润有个外号叫焼き潤。但不知道的是,和烧润绑定,总有个樱井翔VIP特殊关系者席。

所有人都奇怪过,为什么平时吃饭总要和松本润并排而坐,静静用美男子脸庞欣赏他分饭的吃货,会独独在吃烧烤的时候选择烧润同学对面的位置。要说这里可以吃到更多,那身旁一定比跨过烤盘更佳顺手,要说欣赏分饭手艺,上面这么大一个排风扇也是碍眼得狠。

然而事情的谜底,誰も知らない!

但是真相只有一个!(柯南BGM)

那是阳春三月,领导组织野外烧烤,到了目的地以后人群三三两两分开,有孩子的带孩子,没孩子的搞自拍 没孩子的就帮忙准备等下要用的食材。

松本润好青年自觉自动地帮着工作人员搭起了架子,而樱井...

【翔润】美人鱼想逃跑(段子上)

作为一个生日个生日830的处女座,松本润虽不说洁癖有多严重,但是和别人一起洗澡这件事还是十分别扭的。而当他开开心心地背着书包进入大学校门,高高兴兴地按照自己平时的习惯整理好宿舍和可爱的舍友互相自我介绍,谈天说地的时候。他的对床,一个一直在玩手机游戏,看起来让人怀疑是跳级上来的童颜男生,突然抬起头来口气神秘:“吶,你们知道吗?”

“嗯?什么什么?”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大家都竖起了耳朵,等着下文。

“听说我们学校的澡堂不是隔间的哦~”轻飘飘说完,然后一脸狡黠地看着大家的反应。

“啊……被你吓一跳!还以为小和要说什么呢……”长着杏眼的男孩子长舒了一口气,望着童颜男,“澡堂不都是这样的嘛!”

松...

【翔润】傲娇与偏见

翔君33岁生日快乐。

出场人物:樱井组组长×松本组少爷

————————————————————

松本润是从小就被教育着樱井组都是混蛋长大的,所以即使对对方新上任的樱井翔并不那么了解,潜意识里也产生了樱井翔=混蛋这样的概念。而樱井翔也是,身边所有的人都说松本组是死对头,丧尽天良的那种。樱井翔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望着一片暗色的花园,细细回味着:从黑道嘴里都能说出丧尽天良这种词,可见松本组是真的好不到哪里去了吧。摇摇头,拿起西装出门。

其实两人仅有一面之缘,在樱井翔还是樱井少爷的时候,大家各为黑道太子爷,那就免不了被叫到同一个场子玩。而两个人带着各自的偏见,瞅了坐在对面的人一眼...

【翔润】可卡因(一回完)

爱情是会让人上瘾的 大家都是瘾君子。

————————————————————

松本润去北海道出了五天的差,回到东京时空气里凉得可以刺痛肺的熟悉气味让他一时有些伤感,有雪花飘落,无法言喻的心情堵在了胸口,让人喘不过气来。像是某种引力,在司机问道要去哪里时,鬼使神差地报上了樱井翔家的地址。工作上的事有要商榷的地方,伴手礼需要交给他,想和他说会话。

想见他

在门口伫立着,因为慌张而发抖的手指,松本润犹豫要不要按下门铃。理智与想要见到对方的心情搅和在了一起,胃里像是有很多蝴蝶在飞,紧张,也让人恶心。难道不是么?多年的好友加工作伙伴,在出差后的早晨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告诉你自己是gay...

【翔润】论表白的正确方式(段子)

松本润下楼倒垃圾的时候可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陌生人这么堵在楼梯的拐角处。

早知道这样,就该穿的好看一点再下楼啊!

头发也应该set一下

啊啊啊……再不济也应该戴上帽子。

这气氛是来找我表白的?

但是看起来像是个男孩子啊……

不!也不能就这样轻易地下结论,长得这么漂亮……是女孩子也说不准……

就算遇到了危机,脑子里还是蹦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逃生通道很寂静,因为高层住宅配备了电梯的缘故,真的是连野猫都不愿踏足这么冷清的地方。

“那个……那个……你有什么事么,”松本润裹紧了身上的灰色睡袍,“我们好像是一个学校的?”指了指对方身上穿着的校服。

但是来人似乎并不准备说话的样子,抿着...

【翔润】こい(段子)

こい有几种写法?【孔乙己脸

脑洞为SeQing电话主播樱井翔×极度声控松本润

梨花体预警

————————————————————

凌晨一点

头顶的水晶灯发出刺眼的光

紧紧攥着手机的指节泛白

手心渗出的粘腻汗水仿佛要将其浸湿

拨出的号码

拇指凌空在绿色的按钮

 

“嘟……嘟……嘟……”

 

——令人心跳的拨通音

 

对方接起

 

“咔嗒”

 

——慌乱的终止键

 

缓缓躺下的身影

全身发抖的战栗

令人不安的兴奋与紧张

 

鱼缸里的锦鲤缓慢游动

漾起的...

1 / 4

© 一盏橘光等你归 | Powered by LOFTER